不知春(23)

*舞蹈师生


第二十三章 墙角


这世界上有一个玄学叫做,事情要么不来要么一起来。还有一个玄学叫,这个人在认识之前就是素不相逢,一旦认识就是如胶似漆。闫雨濛对此两条深以为然,当她在跃成看到杨轶的时候就更确定了。


“杨轶?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闫雨濛刚刚被黎松抓住练了一个早上的胸腰,浑身都疼。


昨晚一觉睡得香甜,梦里倒也没有被吵醒。只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她环顾四周,发现黎松铺了一席薄毯,十分别扭地蜷缩在沙发上。心里愧疚了两秒。而后被一种名为疼痛的感受占据了大脑。


此刻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疼痛,趴在前台边上,一边帮忙签到,一边吃她的早餐——在路边摊买上的豆腐脑和油条。她是嚼着油条问人,嘴唇上满是油光。


“姐姐,老师让我来找一个叫……”杨轶似乎低头看了看纸条,“叫俞薇的姐姐。”


闫雨濛哽了一下,顿了两秒,喝了一大口水,才把那一口油条咽下去:“你找俞薇?是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我还是和俞薇姐姐说吧。”杨轶似乎也迟疑了两秒,而后五分犹豫五分委屈地如此拒绝。


闫雨濛自讨没趣。哦了一声,挑头进去叫人。


俞薇来得很快,瞬间就起身往这边走了。毕竟备考编导,这些天,她的舞蹈任务量肉眼减少。闫雨濛心里羡慕,嘴上却不提。


“你老师怎么不自己来呢,或者陪你一起来也可以啊?”


对方显然是没有料到有这个问题。也不知是一路跑来还是酷暑本热,略带红晕的脸上立马又红了三分:“老师她,她在上课,没有时间陪我来。我自己来也是一样的!”


这下闫雨濛是真的好奇了:“杨轶,你多少岁啊今年。我们应该是同一个组别的吧?”


本次舞研杯,八到十四为一组,十四至十八为一组。各个比赛分组不尽相同,但都是为了公平竞争、公平较量,同辈之间更显差距。不怪闫雨濛好奇,在她的印象里,身边学舞蹈的同学大多早熟,多的是人懂事到从小练柔韧就知道忍耐。面前这位杨轶,昨天看去也是三长一小,标准身材,身高相差无二,技巧也差距不大。明显就是同一年龄组别的水平,只是这两天沟通下来,聊天、行为却显幼态。这不符常理。


“我今年16岁,上高一啦。”


答案并不出人意料。闫雨濛虽然好奇为什么有人十六了还能比她更天真更无邪,可惜俞薇来得快,她便没有循着疑惑继续问下去。


闫雨濛埋下头假装吃自己的豆腐脑,耳朵竖得笔直。


“你好,我是俞薇,你是找我吗?”


“俞薇姐姐好,我是杨轶,老师托我来问你一点事情,姐姐看方便吗?”


“你老师是?”


“苏琪芷苏老师,就是现在舞剧院的首席,业余她也是起止培训中心的一名老师。”


“不太熟悉,请问苏老师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或者,她是怎么找到我的呢?”闫雨濛悄悄从前台柜子里探出一双眼睛看俞薇。她的好邻居姐姐总是成熟,在杨轶面前就更是处之泰然。


杨轶似乎是再一次没有预设到这样的情况,直挠头。俞薇看出她的局促,转头一看,闫雨濛还扒在桌子上,满眼里都是好奇,转头道:“不方便的话到那边角落去说吧。”


闫雨濛翻了一个白眼,一口喝完了剩余的豆腐脑。


 

早上开课前的时间并不长,闫雨濛吃完收拾干净就回屋了,再没分给二人一个眼神,似乎是怕自己多分一个眼神就算是输了。


 

俞薇此处倒显得进展顺畅,原是苏琪芷托杨轶自己来找俞薇合作:“姐姐,老师让我来问问你,可以请你的爸爸俞老师来给我录双人舞的音频吗?因为编曲是原创的,midi版本的效果肯定比不上俞老师拉得好。我很想得奖,可以拜托姐姐帮帮我吗?”


这回轮到俞薇诧异了。俞宥文是优秀的小提琴手众人皆知,但是俞宥文的女儿在跃成学舞蹈这件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。她下意识要去找闫雨濛。转念一想,闫雨濛也没有理由要顺手透露她的家庭信息。


眼前人眸子里满是期望,俞薇笑了笑:“我爸爸他平时比较忙,不怎么着家。你这事儿很急,马上就比赛了,过两天就是最终提交比赛音频的时间,我没法保证能让他按时录完,可能还是得麻烦苏老师自己去一趟。”


其实何止是时间问题,最近暑期活动也多,俞宥文几乎是天南海北到处飞。家里确实很久没看见人。若是要找他录音,首先要调整时间,其次要给足够的钱。只是这里面这些弯弯绕,杨轶未必明白。不过俞薇也不是没有听说过黎苏之争。她多少猜到,苏琪芷也不是一个笨人。只是今日偏偏用了最笨的方法来寻求帮助,所图为何……


眼见着俞薇眉头越皱越紧,杨轶只以为是自己说错话了:“对不起,对不起,俞薇姐姐,是不是我说错话了……我,我道歉。但是我老师说,她说让我告诉姐姐,就是以后姐姐的作品可以让我帮姐姐实现。


“我也看了姐姐的表演!我知道今年的木兰那个节目就是姐姐跳的,跳得很好,我以前从没看见过这么新颖的角度!我老师和我说,舞蹈是姐姐自己编的,而且姐姐之后肯定也需要人来帮忙跳姐姐的作品。我可以的!我还有两年才艺考,我这两年家里人和老师都说,可以多跳剧目,参加比赛和电视台的表演。姐姐,你要不要看一看我的舞蹈,我真的很厉害的!”


俞薇听到这才笑了。


杨轶很实诚,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。提到舞蹈,刚刚的不情不愿、犹犹豫豫都烟消云散了,只剩满腔热忱,和亮晶晶的眼睛。


这就是个舞痴吧!俞薇心里想。


不是不可以考虑。俞薇确实需要人来帮她实现作品,甚至是越快越好。暑假就要过去,她要考编导,不仅需要扎实的功底,也需要丰富的作品集。这也是为什么她虽然并不是全天上课却还是在跃成泡着。闫雨濛手上还有她两支舞,如果再能找到一两个同学能实现单人舞的想法更好。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俞薇明白,她不能心急,所以她一直在等待、在观察、在物色。


她最善于观察每个人的特色、分析每个人的性格,以此出发,发扬长处编舞,这是她近期的计划。


但如今有人送上门来——


不得不说,苏琪芷实在是太敏锐了。敏锐到让俞薇也感慨,不愧是三十岁的人。


时至如今,她也明白苏琪芷是为什么让杨轶一个人来。如此直观的身材比例,如此直观的舞痴,没有编导会不心动。才十六岁,前途无量,如果早期入股,那就是长期的合作对象。怎么能不心动?


“我明白了。那苏老师有没有和你说,什么时候适合合作呢?”


“说了说了!苏老师说,如果可以先帮忙把母带录出来就好,之后姐姐想编什么舞我都可以帮忙!”杨轶也显得很开心,老师说,如果对方问到这一步,那就说明她要有很多很多像木兰一样精彩的舞蹈可以跳了,而且是独属于她的、独一无二的舞蹈。


“好的,留一个联系方式吧,音频母带最迟后天就能联系你们。但需要尽快把乐谱发给我。”俞薇答应得爽快。


“然后舞蹈的事情……”俞薇顿了一下,“我最近编了一支古典,其实是想拿去给朋友参加舞研的,但是她有了自己的选择。所以如果你和苏老师有空的话,我们随时可以推进。”


“是什么舞!我已经可以拥有自己的舞蹈了吗?这么好吗?可以告诉我吗?”杨轶显得有些兴奋。


“是讲的唐朝一个商女的故事。整体情感比较……比较凄清悲苦,不知道是否适合你。这些事情可以再议。”


这似乎是打开了舞痴的话匣子:“哇,姐姐,你是不知道,我最近练敦煌舞练得我都快分不清楚天和地了。我感觉我真的不是很适合那种很辉煌、很恢宏的景象。我不会当女菩萨啊!”


俞薇笑:“那不是女菩萨!那是仙女!敦煌的仙女,要仙,不是普渡众生。”


 


闫雨濛出来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氛。虽然并不明白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有什么事情悄然改变了却是显而易见的。


“俞薇,里面在带练蒙古舞组合,老师让我出来问问你要不要一起。”


“不了,我今天过一会儿再去。蒙古舞练得也多,暂时我还是不练这个组合。现在我得和我家里人打个电话。你先进去吧。”俞薇拿着手机在人跟前摇了摇,示意她是真的要打电话。


闫雨濛又哦了一声,心里感慨这地方来了一个小呆瓜之后果然没有了她的生存之地。只是她不知道,在她身后,俞薇已经计划清楚要和她口中的呆瓜长期合作。


评论(15)
热度(300)
  1.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白辞 | Powered by LOFTER